公方彬:我们为什么要信仰共产主义
2015-10-19 11:18:38   来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     过去很长时间里,共产主义信仰不是问题。人们熟悉一个小故事,邓小平的女儿毛毛问邓小平:“长征的时候你做什么?”回答:“跟着走!”跟谁走?跟共产主义信仰走。如此一个几近无意识的命题,却成为当下困惑人们思想,甚至形成尖锐对立的重大理论问题、政治问题,不能不迫使我们正视并作深入分析。

      人为什么要有信仰?根本是为了寻找生与死的意义和价值,也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,人类才能永续发展。这大概就是古希腊神庙金顶上“认识你自己”这句格言的立意所在。人类无限的认识过程,就是意义与价值的发现与产生过程,也是避免出现哲学家叔本华所说的,由“绝对价值丧失”而来的精神虚无。由于宗教着力于这样的根本问题,所以伏尔泰说:“没有上帝也要造出一个上帝来。”其实,共产主义信仰解决的根本问题也是意义和价值。习近平早先提出:“学习雷锋的幸福感!”这显然不仅是倡导学习英雄模范,而是引导人们思考一些终极命题: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何为人生价值和如何实现价值,什么是幸福和怎样赢得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关于信仰的特征与本质,我们或许可以作出若干判断。人生活在世间,主要存在于三种状态:政治信仰者、宗教信仰者、只求功利而没有精神追求者;要想活得轻松,不要有信仰,有信仰就会产生敬畏和约束,但要活得有意义,必须树立信仰,因为人活着本身没有意义,是信仰带来意义;信仰是看不见的,看得见的不叫信仰,由于看不见而生魅力,进而化作精神归宿。这里再借用现代管理学奠基人德鲁克的观点:“信仰不是非理性的、伤感的、情绪化的、自主自发的。信仰是经历严肃的思考和学习、严格的训练、完全清醒和节制、谦卑、将自我服从于一个更高的绝对意愿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么,有了信仰会怎样呢?有了信仰会使一个民族变得伟大,使一个集团或个人变得有力量。中国历史上产生过三个以万里为计的活动:万里长城、万里丝绸之路、万里长征。其中一个半与信仰有关,半个是万里丝绸之路,所谓“丝绸西去,佛法东来”;一个是万里长征,今天的香格里拉有着连绵雪山,道路艰险而难以逾越,历史上靠双脚从这里走过的只有两支队伍,一支是喇嘛教的僧侣,另一支是中国工农红军,他们都在追求自己的精神天堂。更能证明信仰力量的民族是犹太民族,犹太人创立了一神教——犹太教,因为找到了永恒和神圣,所以,历经千年大流散,仍形散神聚,尤其是以1500万人产生出五分之一的诺贝尔奖获得者。

       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取得了革命的胜利?根源是共产主义信仰。有许多现象值得我们深思。二战时期,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,其叛国的人比侵略军还要多,这个国家就是中国。因为百年屈辱让整个民族丧失了信心,没有精神支撑,很容易堕落、苟且偷生。中国共产党找到共产主义信仰后,一种前所未有的支撑牺牲的意义和价值产生出来,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精神力量得以形成,这就是为什么志愿军在十分艰难的条件下,能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逼到谈判桌上来,而此前的美军刚刚迫使德国纳粹与日本军国主义投降。美军有人这样说:“中国的军人,面对美军炽烈的火网就像不在意似的,第一拨倒下,第二拨跨过尸体继续前进,还有第三拨、第四拨……他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就像殉道者似的,这大概不是因为命令和纪律,一定是信仰,他们信仰共产主义,憎恶帝国主义,这已经进入他们思想的深处,不,已经深入骨髓。”

       既然共产主义信仰如此重要和有力量,为什么仍然出现了苏联解体、东欧剧变,出现了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和国际共运低潮?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人质疑共产主义信仰?原因有很多,最主要的是理论滞后。马克思满足了革命阶段共产党的理论需要,但没有解决执政阶段的理论支持,至少列宁之后没有人实现理论突破。假如当年列宁不是过早去世,其思想理论继续发展深化,斯大林主义就不会产生,进而不会有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作的“秘密报告”,不会有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大批知识分子退党,欧洲共产主义运动陷入衰落。依此逻辑,今天的世界或许是另一种图景。历史地看问题,共产主义信仰的教育实际上是因理论缺失而走了一个弯路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或许提出,我们放弃共产主义信仰行不行?要回答这一问题,需要先作一些相关分析。人类社会抑或国家和民族,都必定建构一种适合本民族文化传统与文化性格的精神大厦,或者说因为文化传统的差异而形成不同的信仰,哪怕同宗同源。比如,基督教与伊斯兰教都再生于犹太教,二者渊源相同,但差异巨大。中国是非宗教传统国家,即便有传入的佛教和本土道教,但都为儒家所改变,中国历代王朝都是依靠儒家伦理规则维系社会运行的,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,终于形成独具特点的精神系统。只是进入工业化时代,儒家越来越不能满足需要,因此有了一次次文化之争、文化之困。

(作者:公方彬,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,政治工作研究所副所长,大校军衔。)

相关热词搜索:公方彬 共产主义 信仰

上一篇:论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相结合
下一篇:习近平:关于“十三五”规划的说明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  • ·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