忻口战役:中国军队三位将军同日殉国
2015-11-27 14:35:14   来源:人民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忻口位于晋北,是太原以北的重要关口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日军集结优势兵力第5师团、第109师团等部共五万余众,自晋北、晋东北分兵南下,妄图一个月拿下太原,继而问鼎中原,配合其他部队迅速占领整个中国。

8、9两月,在板垣征四郎指挥下,日军兵分三路,向山西进犯。面对敌人的强大攻势,晋北战场频频告急。阎锡山枪毙了失守天镇的晋绥军第61军军长李服膺,督励所部拼死拒敌,并亲临前线太和岭指挥作战。但形势依然严峻,平型关、雁门关相继失守,晋北局面万分危急。保卫太原,仅剩忻口一道防线了。

阎锡山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将所有军队撤至忻口一线,与日军作最后决战。同时,请求蒋介石派中央军增援。蒋介石对此极为重视,特致电阎锡山:“忻口会战,关系至大,望督励所部一举歼敌”。10月2日,蒋介石电令卫立煌,迅率第14军、第9军、第85师、独立第5旅由正太路移援晋北。

10月11日,忻口战役正式打响。此次战役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、副司令长官卫立煌、黄绍竑、朱德指挥实施;正面战场总指挥由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担任,所部郝梦龄第9军、李默庵第14军、刘茂恩第15军、孙楚第33军、杨澄源第34军、傅作义第35军、陈长捷第61军和汤恩伯第13军、孙蔚如第38军各一部,川军第22集团军、陕军第41军第529旅、部分豫军、冀军,以及炮兵、骑兵和空军等,近百团18万之众,与板垣征四郎指挥的日军第5师团和第2、第3、第109师团、关东军等一部共14万余人,在宽广50余里的战线上,进行了长达23天的攻势防御作战。

由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,在朱德总司令、彭德怀副总司令指挥下,率林彪、聂荣臻所部115师,贺龙、关向应所部第120师和刘伯承、徐向前所部第129师,以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,于敌后破坏、截断日军交通运输线,钳制敌方增援部队,并成功实施了平型关伏击战、雁门关伏击战、夜袭阳明堡机场等战斗,为配合忻口正面战场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13日上午8时许,敌人集中5000余兵力,出动50余辆坦克、装甲车,40余门大炮,在2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,集中兵力向中央兵团南怀化阵地发起猛攻,企图从中间突破,一举攻下忻口守军主阵地。大炮猛烈轰击,坦克纵横冲击,飞机轮番轰炸,战场硝烟四起,黄尘蔽日,血肉横飞。激战至10时许,南怀化阵地一部被摧毁,守军伤亡殆尽,日军乘机向纵深发展,攻占了1300高地。

郑廷珍率独立第5旅入晋后,先是驻防于忻州城关附近,担任卫立煌总司令部警卫部队和总预备队。14日,忻口战况转紧。15日晚,卫立煌亲率独立第5旅驰赴忻口激励将士,以68师、独立第5旅增加中央兵团,责令攻夺南怀化阵地。

我的手上有一份《独立第五旅忻口附近战斗详报》,真实再现了郑廷珍最后的身影。“本旅于十月六日奉总司令卫命令,经太原向忻县前进,担任总司令部之警卫勤务。十四日,忻口战况转紧,旅奉命掩护炮兵增援忻口。十五日午后,奉命归第九军郝军长指挥,向占领忻口以西南怀化高地之敌板垣师团攻击。”“晚十时顷,又奉总司令命令:以南怀化东北高地之敌企图侵入我1300高地直扑金山铺,断绝我军之归路,对我军威胁甚大,着我旅即将该处之敌击灭之。”“三时少过,我攻击开始。敌凭借既设工事,发扬浓密枪炮火力,向我密注射击。我官兵英勇百倍,前仆后继,向敌阵猛攻,曾一度冲入敌阵,与敌肉搏。斯时,我官兵已伤亡过半,立足未定,为敌之逆袭部队所抵据,乃不得已仍退至原阵线。” “略为整顿队势,于四时作第二次之进攻,一时引起敌方猛烈之炮火。我官兵咸报必死决心,冒锋镝向前冲杀,将敌阵地突破,在敌阵内发生恶剧之搏斗。”“此时天将拂晓,本旅郑故旅长以时机紧迫,亲率两团作最后之猛攻。旅长率先领导,一般官兵均为感动,虽于极度疲乏之余,仍均攘臂直前,一时杀声震动天地,战况之烈空前未有。惟我旅长及614团团长李继程、615团副团长徐云峰均于进攻之际光荣殉国,中下级干部及兵士伤亡甚众……”

这场战斗打得异常惨烈。郑廷珍牺牲后,614团团长李继程接任代旅长,几小时后也壮烈牺牲;615团团长高增级再任代旅长,带领余部继续顽强抵抗。对于这次战役,高增级事后有过这样一段记述:“没有比这样的场面更惊心动魄的了。日军板垣师团五万多人向忻口扑来,在距阵地还有两公里之外就架起野炮和山炮,用齐放排射的方式向我军阵地进行猛烈的射击,一些官兵还未见到日本兵的影子就已被炸牺牲了。两军阵地越来越近,双方的炮火基本派不上用场,整个阵地不分官兵,一个扭着一个,已不是争夺对方的阵地,而是和敌人拼命。我们的战士死后依然怒视敌人,数万的尸体铺陈在忻口起伏的山坡、河流之中。战斗之惨烈,无以复加,将士忠勇可歌可泣。”

同日,忻口战役中央兵团前敌总指挥、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、第54师师长刘家麒将军也因迫近敌阵指挥,先后中弹牺牲,壮烈殉国。团长以下官兵伤亡五六千人,战斗之烈、赴义之壮,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。

三位将军同日殉国。郝梦龄将军更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军队牺牲的第一位军长,噩耗传来,举国震惊。蒋介石、毛泽东代表国共双方分别发表祭文,同声哀悼为国捐躯的郝梦龄、刘家麒、郑廷珍等两万余名阵亡将士。

忻口战役是抗战初期华北地区规模最大、历时最久、战斗最烈、对日本侵略者打击最重的一次战役,与淞沪会战、徐州会战、武汉会战并称抗战初期的四大战役。

【资料链接】

郑廷珍 【1883~1937】

河南商丘市柘城县牛城乡郑楼村人。1917年投军冯玉祥部,历任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团长、副师长和独立第5旅旅长等职,以其刚毅、勇敢、正直、廉洁和记忆力过人,深受冯玉祥器重。卢沟桥事变后,他亲赴南京请缨御寇,1937年10月,在山西忻口战役争夺南怀化高地的战斗中,率部浴血奋战,后在激战中壮烈殉国。此役一同阵亡的还有郝梦龄将军和刘家淇将军,国民政府明令褒奖,追赠为“陆军中将”。1983年6月,民政部追认其为革命烈士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忻口 中国军队 战役

上一篇:人民网评:“同志加兄弟”的中越“命运共同体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  • ·(0)